本地治理

不敢自称文手的咸鱼。cn童格。

【贱虫】 Eternal Lover (永逝的爱人)

#RR贱x荷兰虫
#是处女文。cn童格。
没有所谓文笔,是渣。第一次发文希望各位dalao多多多指点。
#舍不得英年早逝,私设年龄是大学毕业后。
#看标题毫不隐藏是刀。
#Wade视角

闭眼,睁眼,闭眼,睁眼,再闭上,重复,重复,重复。就像掉进了死亡游轮的重复节点。

【不可能的的事】

(真是可悲。停下吧。)

“Shut up!”

他就像是眼前的黑洞。栗色的发丝,阳光撒在上面留下气味。要不然为什么每一次拥抱他都会嗅到这样的味道。像阳光,每一朵花上露水的味道。他纤细的,光滑洁白得像头顶上的海鸟。挥挥手就被惊走了。他一定隐藏了什么。

【停下吧,停止这种无益的情感】

(别让他伤害你。)

盒子可能是对的,但是他们还没那个资格给死侍警告。

再次睁开,是的。这视线仿佛真实。它回到了那时双唇交错的时刻,眼前的一切就像卢卡·瓜达格尼诺*的电影镜头,无线放大的他的唇珠和永远满含着三明治的嘴巴。而现在触碰的只是像铁锈一样的嘴唇的温度。

那时黑鸟落在肩头上,白色的高墙筑起来了。

它开始吞噬这一切。他自私的把所有都占据了。就像亚历山大和他的爱人*,如果我可以祈祷它们不是真的。

当我看到他的眼睛,oh,yes,镜头就像对焦到现在,睁眼那一刹那的阳光,明晃晃,就像在他的眼睛里看到的。每一次触碰都像要被灼烧,直到摸到那天晚上他浸泡在甜蜜汗液里的肋骨。

他笑着爬上来留下了一辈子出任务时候的性幻想。

那个洞口无止境索求着,就像住着花斑豹子,它吮吸充斥,吸噬。就像他的爱,把这一切搅碎以后挂着他炸掉太阳系的笑容整个吞下。

他声带震动永远那么细,就像个女中音,永远为任务制造白噪音。甚至可以录一份当做安眠曲,要是可以忍住不跟他搭话。没人会忍住的。

是他。他高潮时的胡话和呻吟。这什么时候都是神圣的。

他不是整个世界,他就是全宇宙。

海王星,水星都是他的。只要他愿意就能让死侍为他供上所有的战利品。甚至可以为他剔除他的一切厌恶。

就像那天,把那块拙劣的煎饼递到他嘴边。

就让哥溺死在生命之泉里。如果这双脚还站在这该死的水泥地上那么那个笑容早就该把这拉起来。就像上帝之手,亚当与夏娃的救赎。听起来就跟舆论胡话一样扯淡,可实际上这是原罪。

也许枪管子里的火药味刺破鼻腔子弹穿过海马区能让这种感觉消失的话,事实上已经这么做过无数次了。甚至还能感觉到匕首划过大腿动脉或者子弹的碎片留在脑子里。

wait,well,它们真的在里面。

至少除了他还有物可依。不管那是夏奇拉*还是别的什么,或许是地狱的三头犬和此刻被撕裂的制服。或许只是空荡荡的脑子。

【他遗忘了我们】

(这感觉真不好受)

“I said, shut up!”

没人能面对他,就像萨克斯的音阶变化和绝望的la la la。他会带着你的心沉浮,直到被他完全牵动着。被那场爆炸。他早就知道。

当他不停地颤抖像是从水里爬上来的猫,受惊着摩擦他经典的手腕。

“hey,你知道吗,如果哥空荡荡的脑子不是卷饼章鱼车和泡妞文凭,那就全是你。”这是极限。

So if we could just pretend that your voice exists inside this empty void within,Then holy shit! holy shit! holy shit if you spoke!
How should I bear? *

失眠又紧紧掐住了算不上的天鹅颈【甚至还是次元墙前的烂泥】,或者说自己的喉咙。它带来窒息感。说实话,这还不坏。

我会原谅他,他的欺骗。万一他说的都是真的,我他妈也会原谅他。只要他不尝试自己去面对然后一刀切断一切幻想。

That's so cold.后果和伤害带来了坟墓。

看着小行星划过天空的时候,恋爱脑的偶像剧里都叫流星。

他不会那样消失的。

Wade·Wilson瞎了都能认出身后冷的跟垮南极遗址铁皮屋里的冰封罐头一般的纪念碑。

“纪念《号角日报》大楼爆炸逝去的灵魂。”

“纪念城市英雄—— spider man.”



*卢卡·瓜达格尼诺:《call me by your name》电影导演。
亚历山大:Alexander和Hephaestion的禁断之恋
夏奇拉:死亡女神

*如果你的声音在我空虚的生命里无处不在,那么当你一旦开始说话,我该如何承受?